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關係

每週時事分析:拜登外交政策中的重要涉華信息

曹辛:回顧特朗普上台以來的情形,如果拜登贏得此次大選上台執政,把盟友緊緊團結在美國周圍遏制中國並不困難。

本欄目由FT中文網與公眾號“遠見經緯”(原公眾號“經緯遠見”)、中華智庫基金會共同主辦

因為當前特朗普的麻煩,其連任美國總統的機率已經廣受質疑,國際輿論開始給拜登未來的政策以更多的篇幅了。而在外交方面,中國在拜登未來的外交政策中是至關重要的。

10月13日,香港《明報》發表題為“拜登重塑外交同盟的兩大誤區”的社論,其中透露了大量的相關信息。這些信息的核心意味着:即便拜登上台執政,中國外交也仍然不會輕鬆。

美國一些亞洲盟友實際上贊成特朗普外交政策

令人驚訝的是,美國盟國和部分友邦對特朗普當前的對華政策居然是贊成的。

新加坡國立大學學者克拉布特裏(James Crabtree)9月在《外交政策》撰文警告拜登圈子裏的人説:美國的亞洲盟友實際上是“對拜登或勝選悄感焦慮”的,尤其是日本和印度等重要夥伴。原因就在於地區內的許多官員對特朗普強硬對華政策日益感到相對安心;而拜登上台,則可能反而令他們回想起奧巴馬任內對北京的“軟弱和沒有目標”。因此,拜登在印太地區將會面臨“信用難題”的問題。

同時,香港媒體的社論還引述了弗裏德曼的觀點,即:美國的這些夥伴不得不承認,在自己的國家利益面前,它們最後只能選擇與美國合作。因為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們不會選擇中國和俄羅斯,甚至不會選擇歐盟,因為歐盟的軍事實力相對軟弱,無法擔任保護者的角色。因此,美國與這些盟友在處理軍費分擔等方面仍有不小的餘地,適應力很強。最後的結論是:美國在與盟友關係的迴旋餘地上,實際上是很大的。

有鑑於此,一部分國際輿論的觀點認為:外界誇大了特朗普外交政策對美國盟友關係的破壞程度,而且特朗普對一些盟國的批評“並非無的放矢的”,例如對德國的指責和施壓。

最後,據説是拜登頭號外交幕僚的布林肯(Tony Blinken)日前接受彭博電視訪問時披露的一個重要信息,以及美國前駐港總領事包潤石對盟友重要意義的觀點,都很能説明問題。

布林肯透露,拜登執政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出特朗普將我們(美國)置於的‘戰略赤字’——特朗普藉着削弱同盟、放棄美國的人權價值觀和貶低美國民主制度……”包潤石則認為:同盟有助於鞏固美國製訂規則的領導地位,那些規則不但華府必須遵守,“也包括新興大國如中國”。就這些內容看,前者令人想起當下美國操作的西藏、新疆、穆斯林和香港等議題,意味着這些問題在拜登接任後依然是中美關係的重要外交議題。後者則不禁讓人產生更多聯想:幾年以前,中國領導人就主張,在國際事務中,中國要更多地參與制定規則。而盟友的協助在這個問題就非常重要,這對中國無疑也很有啓發。

上述觀點當然包含了政治上支持和反對特朗普人士的觀點,可是其中的幾個問題卻是客觀存在的,將對拜登產生深刻影響,並繼續對未來中美關係構成巨大壓力,那就是:實行強硬的對華外交政策,重視民主和人權在美國對華外交上的重要性,重視盟友並領導建立國際規則等。

拜登下一步與中國博弈並不難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